好热啊我不想去补习

这个人非常懒,只知道磕辅贤粮

【头号玩家】韦德周友情向(神经)

★《唐人街探案的梗》
——————————————————————————
周:嘿,韦德,最近怎样
韦德:挺好的周,你呢?
周:我也是,韦德你会说中文吗?
韦德:哦我的上帝,你是来朝我心结上戳的吗
周:那你有什么想学的句子吗我可以教你
韦德:(思考)比如说“王八蛋,你的数据我收下了”之类的?
周:跟着我念“爸爸,打我”
韦德:“爸爸,打我”?
周:对对对!!✨✨

【对刀组/Daisho】修的呆毛

灵感源于班上一个可爱的男生午睡的时候头发飘啊飘

————————————————————
周今年十一岁,高一
跟他的好兄弟敏郎,韦德,还有好看大姐姐萨曼莎和炫酷大姐在一个班
游戏好友都在
真巧

周是一位学霸,敏郎也是
但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从来没有出现过他们的名字
毕竟有韦德这个混蛋
平时作业普普通通,对的不多
到了考试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不仅思路清晰,而且几乎全对
两个字
牛/bi

这个世界有两种人考试
第一种是正常人考试
第二种则是韦德考试
这个谚语在学校广为流传

所以周很努力的学习
哪怕韦德说了无数遍
你是我见过的十一岁中最厉害的孩子
放屁。

别人起床吃早饭,周在学习
别人下课踢足球,周在学习
就连午休时间,周也在学习
哪怕敏郎一次又一次的嘱咐他休息
他也不理
可能这就是沉迷学习日渐消瘦吧
晚上其他人登录绿洲,他仍然…………

“绿洲也要跟上现实的进度。”这个小孩亲口说到

但这一天
很不寻常
周并没有在午睡的时候学习
而是沉沉的睡了下去
可能是学习的太累了

还有一件奇怪的是韦德看不明白
他旁边的敏郎一直看着周
边看边笑
很温柔的笑
………………
韦德很迷惑,有什么好笑的?

怀着不理解和好奇心的韦德只好求助自己的女友萨曼莎
萨曼莎自然向周的方向看过去
用宠溺的眼神
韦德后悔了
艾奇表示有个女朋友真好

过了半晌,萨曼莎才嬉笑地看向韦德
“你自己来看看。”
韦德在没耐住好奇心的驱使下,跑到了萨曼莎的座位那
在风的驱使下
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周的呆毛
飘啊飘啊飘

死弟控(死基佬)。
韦德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然后吧唧一口自己的女友就跑回去了

但这个样子的周确实很可爱

于是这三个人就盯着周看了一个午自习

周不明白,
他的好哥哥好姐姐平时从来不会因为睡觉被老师点起来罚站
怎么今天却被炸出来了
哦,艾奇没有,她可认真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三个人是因为盯着自己看了一整个中自习才因为犯困被罚站的
特别是敏郎
很罕见的,站着睡着了。

【对刀组/Daisho】疾病

关于昨天梦到的
然后觉得题材挺好就
文笔很差,看的开心就好
————————————————————————

敏郎得了不治之症
可他自己却从容淡定的不像样子
还是像往常一下给自己的小兄弟做早饭,陪他写作业,跟他一起玩vr
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他不在再九点半催促周去睡觉了
甚至有的时候会陪着周玩到凌晨或者通宵

周知道敏郎生病了
可他表现的很开朗,并且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什么,大东你死了我才不会伤心呢,这样就不会有人每天逼着我早上喝牛奶,午餐一定要吃蔬菜,晚饭少吃,九点半一定要睡觉了。”
周自以为自己的心情隐藏的很好
但细心温柔的敏郎却很明显的察觉到了周的情绪
可他没说
只是在九点半以后坚持着陪他打游戏罢了,哪怕周万般拒绝

只是有一天,周感觉敏郎可能是生病搞得脑袋也坏了
是的,他被敏郎抱在怀里已经差不多有一个钟头了
可敏郎就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样任凭他如何挣扎都不松手
果然脑袋坏了吗
周这么想着

“修。”过了半晌大东缓缓开口了
嗯?
周被搞得有点莫名其妙
抱自己这么久只是为了喊自己的名字吗??
“不打算说出来吗?”大东的语气里带着期待和些许的不瞒
??????
“说……说什么???”修一脸看智障的眼神
“对我的感情。”说这句话的时候大东的语气稍微低沉了一些
啊啊啊???什么????
修被弄得一脸茫然半天没坑出个字
“还有两天,还有两天我们可能就永远也见不到了。”
“所以我,想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怎样的。”

修脑袋一片空白
要说是没感情那都tm是骗人的
跟大东在游戏里做兄弟那么多年了
在现实又是那么要好的朋友
感情什么的
肯定是有的
从一开始的憧憬
再到后来的依赖
再演变成现在的喜欢

……
豁出去了,反正有没有说喜欢两字就自爆的程序
再加上现在是现实
“大东,我,喜欢你!!!”喜欢你那三个字格外的响亮
修隐隐约约感觉大东搂自己搂的更紧了
“我明白了。”
什么??你个木鱼明白了什么??
修不明白
自己都把喜欢你说出来了怎么就只是让对方明白这段感情吗???
但他也没多想,只是静静的倚靠在大东的怀里

两天后,周目送敏郎进入手术室
一个小时过去了
医生没有出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
医生仍然没有出来
三个小时过去了
…………
成功了吗?
成功了。
可我们并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这么坚持
原本希望只有百分之零点一
可他却让这百分之零点一化为奇迹

一周后
周带着水果和寿司来看望敏郎
“你应该知道病人不能吃寿司的吧?”
“难得我好心你要拒绝吗??”
敏郎只是笑了笑便不再说话,留下周一个人在远离茫然
“周,你靠近点”
??
“再近点”
好吧
“再近点”
什么我们近的都快贴脸了好吗??
周正打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恰好被敏郎堵住了嘴唇
????
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那么,这就是作为我的回应”敏郎的笑让周特别想打他,又让周像个乐开花的小孩子,不对,本来就是小孩子

对刀组/修东 Daisho无差

看了原著之后瞎逼逼

原著里面大东游戏ID为长刀,修的游戏ID为短刀

没看完所以现实名字没记清

——————————————————

.......

............

致我最亲爱的兄弟——长刀

距离你死去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我也逐渐走出了失去了朋友的阴影与愤怒还有深深的自责

我们赢了,我们四个人赢了索伦托

如果可以真希望你能看看

我将你的东西成功交给了Z

是的能赢那玩意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

哦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在那以后去找你然后与你击个掌说一声:"嘿伙计,我做到了"

然后以这件事为理由让你陪我熬几个通宵

你总是会让我准时睡并说这样对小孩身体好

然后我就会生气

还可能跟你闹别扭

现在想想以前的我真是幼稚

不过已经没可能了

你死了

被索伦托残忍杀害了

我至今都记得我们在拿到翡翠之匙之后你强制下线前说的那句话

“短刀,我觉得有人闯进来了,有人闯进来了”

可你没说完我听见的就只有数据死机的声音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就在你隔壁这样我就可以迅速赶到你身边救不了你至少可以一起去死

你当时的语气是多了的惊慌,多么的不安,多么的无助

我无法救你

我恨索伦托但我更恨自己

哦老天,多亏了Z将那段影像公布于众,不然你的死亡报道可能永远显示的是自杀

那与你不符合

好吧说太多我自己都很难过

哪怕你终将被世人所忘却

我也会想办法让你的最后一丝存在于这个世上

存在我的心里

                                       你最亲爱的兄弟——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