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我爱xj胜过爱zs

嘉祖/无名指的意义

大概是在上课玩手指想出的???
邪教那么好次
拜托你们多少有点人吧
还有点瑞凯卡柠金幻啥的?
————————————————————————————————
凹凸大赛已经接近尾声

大赛仅剩七名选手

幸存者:嘉德罗斯 蒙特祖玛 金 格瑞 凯莉 雷狮 安莉洁

“啧。”格瑞瞟了一眼招架不住困意而躺在岩石上的凯莉,表现出连对自己发小都没表现出的温柔,他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凯莉然后找了个角落坐下,如果是平常凯莉肯定会被惊醒然后喊一声神经病,但她现在没有,她太累了,累到已经无法感知外界了,只是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眼皮,也许睡着了,又可能没有,毕竟魔女是很狡猾的

果然是个笨蛋。

格瑞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想了,从遇到凯莉,从一开始的敌人,变成战友,就已经这么想过无数遍了,他讨厌凯莉,讨厌凯莉的倔强和凯莉的小脾气,但他也喜欢凯莉,喜欢凯莉倔强的与比她强很多倍的人战斗的模样,和她总是对自己发小脾气的样子,很可爱,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了。

安莉洁,跟在雷狮的后面,是不是环顾一下四周,毕竟这一带的野兽比较多,多数都是致命的,为什么要跟着雷狮?因为卡米尔拜托过自己帮他照顾好大哥,而且,自己也想赎罪,如果没有被那种东西占据了理性,卡米尔就根本不会死,归根结底就是自己的错

突然一道落雷出现在自己面前,差点以为前面的人打算赶尽杀绝的时候闭上了眼:也是……毕竟杀了卡米尔的是我,身为卡米尔的兄长,有这么做的必要。

?/安莉洁缓缓睁开了眼,发现自尽不仅没有受到伤害反而还被救了一条命

“如果你真的想要遵循卡米尔的来照顾好我的话,能不能多多少少注意一下你自己?如果不是我战斗经验高你早就被这玩意撕成碎片了”雷狮很是气愤的看着安莉洁面前的怪物,它的利爪,就算是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也许也不能顺利的毫发无伤

“海盗先生……您,又为什么要救我呢?”安莉洁觉得她死了也无所谓,她太想念卡米尔了,真的是想念到连看雷狮的背影都仿佛是卡米尔的一样

“不救你,让你死了去见卡米尔然后让他生我的气?”雷狮很直接的就这么说了:“除非是我倒下不然没有仍何人能伤害我弟媳。”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还不忘露出一个霸道的微笑

金他已经跟格瑞失联了很久,但是凭他自己的实力生存下来也不难,只是没有了那位戴眼镜的少年在身边有许多事情不太习惯了罢

决赛里裁判球是不负责售卖的,所以食物,药品都得靠自己寻找,对于金这种典型吃货找到食物还不简单?只不过,每回找到他都会习惯喊一句:“紫堂你看,我又找到你爱吃的东西了!”但是良久都不会有回复他,对啊,紫堂已经不在了啊,我这个傻瓜,如果当初再坚持一下说不定就可以救他了的

金他望着天苦笑

结果到了最后,我这种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却始终没有胆量对你说那三个字啊……

罗斯和祖玛这边就比较乐观一点,也只是那么一点,虽然他们还在因为雷德的离去伤感,但是毕竟现实就是现实,为了不辜负雷德的希望,他们不得不停止这种伤感,只是静静的离开了赤焰山,来到了一片很安静的草原,为什么说是安静呢,因为这里除了随风飘摆的原野,什么有没有,除了风声和俩人说话的叨叨絮絮的那么一点声音,就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

夜,很快的就降临了,但是俩人毫无困意,只是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星河,嘉德罗斯时不时会看一眼祖玛,祖玛也没有阻止嘉德罗斯的动向,因为,也许这也是最后一次被看或者看着对方了

良久,嘉德罗斯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坐起来,然后看着星星对祖玛说:“祖玛,你觉得现在的星空,美吗?”

祖玛没有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星星很美,但经历过的事却让她觉得美不起来,太凄惨了,再怎么美也总有那么几颗回停止发亮,直到最后一颗不剩为止

“不美对吗?”嘉德罗斯此时此刻的心情与祖玛一样:“但是,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

祖玛不理解的坐了起来看着嘉德罗斯突然抓起自己的右手

嘉德罗斯看着祖玛的无名指,沉思了半天最终还是在无名指上咬了一个圈,流血的那种

“嘉德罗斯大人您这是?”祖玛也算不上完全不懂这些,但是她现在的确需要好好想想这件事

“无名指为什么叫无名指呢?”嘉德罗斯以为深长的望着祖玛笑了:“因为它在等待那位赐予它名字的人的到来啊。”

“!”祖玛有些震惊

此时此刻嘉德罗斯仍然抓着祖玛的手不放:“那么我,就于圣夜之下赐予你终生的名字——

玛  格  丽  特”

嘉德罗斯说下这四个字的时候是坚定的的,很坚定,但是他现在,爱祖玛胜过爱一切,所以他打算吧一开始有的情感,在现在给予她,给予她当初没能传达到的爱

无名指只是他自己随便想的一个东西而已,因为他只是想告诉祖玛

我爱你

仅此而已。

——————————————————————————————
前面的有一堆废话,废话说完了好话也挤不出来了就好气

交…………交党费,总不能白吃………………
私信打个ZR………………
我知道我画的很渣凑合着看吧………………

【卡柠/童话组】对不起

一个脑洞大概是安莉洁成为神使之后的回忆

——————————————————————————————————
神使坐在窗台上,望着伸手可及的大海,真没美呢……。她这么想着

快看快看,是安莉洁大人,她又坐在窗台上发呆了

又是海吗,安莉洁大人对海有着什么执着啊

嗯?

直到一个裁判球碰到了自己安莉洁才从大海中沉溺回来:“呀,是裁判球,有什么事吗,还是找我陪你们玩啊?”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安莉洁大人您对海是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吗?”

“嗯……我想想,我好像是觉得把你们塞在海里面冰住很好玩来着?”

“?!Σ(っ °Д °;)っ”听到这话的裁判球们像脱了僵的骏马一样到处乱跑,直到撞在一起。

“哈哈,逗你们玩的,我只不过是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人而已罢了。”

“安莉洁!”
“安莉洁!!”卡米尔一边防御着安莉洁造冰术(如果不是叫这个我以后改)一边大声喊叫。

“啧。”在安莉洁刺中自己之前索性后退几步,顺便想办法掀起了沉沙去遮蔽安莉洁,不,应该是敌人的视力,然后趁机加强体重在沉沙的掩护下一拳打过去。

还没醒吗?

卡米尔犯了难,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绝对不是他认识的安莉洁,准确来说她根本不是

这个傻瓜,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安莉洁逐渐被猩红湮没的双眼,一时间智商极强的军事也束手无措,只能一直跟她战斗防御,喊她的名字来尝试让她清醒,但这并不能改变少女愈来愈强力的攻击

如果再这样下去,那我可能只有这么做了

卡米尔这样想着,后退几步

来吧,看看我能不能唤醒你

安莉洁她当然来的,如果这个时候她没有使用元力技能的话,卡米尔可能会直接抱住她,但现在不行,让她停下这一切才是当误之急,所以卡米尔也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小腹直接被刺穿的卡米尔跪坐在地上

还没醒吗?看来我在你心里一文不值啊……

失血过多的卡米尔跟其他失血过多的人一样,短暂的昏迷了

卡米尔,卡米尔,卡米尔!

嗯?

卡米尔看着眼前这位哭的已经不成样子的安莉洁,这还是那个乖乖女吗,头发都乱成什me……还没等卡米尔想完就被突然扑上来的人下了一跳

“太好了,太好了,卡米尔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安莉洁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带着哭腔

“啊……嗯……”卡米尔索性抱住她,是的,这个安莉洁才是安莉洁。

“呃……咳咳咳……”卡米尔正打算说话的时候猛咳出一口血,不妙……

“卡米尔?!!”看着卡米尔咳出一口血的安莉洁此时此刻慌了神,卡米尔醒了,但这不代表他的伤口愈合了

“卡米尔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安莉洁急忙用元力技能在卡米尔受伤的腹部上结了一层冰希望能够抑制住流出来的血,但不但没有减少血的流出,仿佛还让血找到了快速流出的办法

“安莉洁……咳……”打算说话的卡米尔又咳出了一口鲜血

“卡米尔你别说话了,我求你别说话了!”安莉洁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一遍又一遍的尝试这止血的方法

“怎么会……”安莉洁看着已经无法止住的伤口,悔恨的流下了眼泪

“卡米尔,对不起……对不起……”

“这不怪你……伤害我的……本来……就不是你!”
卡米尔尝试着帮安莉洁擦干眼泪

“可是……可是……就算你这么说也的确是我用技能伤害了你啊!”安莉洁抓住了卡米尔的手,死死的捏着

“安莉洁……你脸……凑近点……”卡米尔很是虚弱的说道

安莉洁什么也没说了,她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她的脸凑到他们俩额头几乎快碰到一起的时候停下了

“卡米e……唔……?!”卡米尔很是吃力的按住安莉洁的头让她跟自己亲吻:“以后……可能就……不能这样了”卡米尔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给安莉洁看

“别这么说,你一定能活下去的一定,以后你想怎么亲就怎么亲所以拜托你不要离开好不好,拜托你了!!”安莉洁深知卡米尔可能无法存活但她还是用这个理由欺骗自己

“喂,安莉洁……你知道吗,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所以我也不愿意离开啊!卡米尔的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但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安莉洁……活下去……”卡米尔还在勉强坚持着说出这句话,他希望安莉洁能活下去,带着他的那一份。

“卡……米尔?卡米尔!”安莉洁急忙呼喊这个睡着的人:“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所以拜托你快醒来啊!!!!”但是这一切只是徒劳,看着怀里熟睡的这个人慢慢变成点点光芒,最终化成一个糖果般大小的球时,安莉洁才终于放声痛苦起来

“那现在那个人还在吗”裁判球这样问着

当然在啊。安莉洁握紧了口袋里的元力球。

————————————————————————————————
我的
垃圾
文笔
没救
了。

我的输入法,一直让我打成餐盘求
果然我还是去写写作文吧

雷卡/错

emmm,由迷失立方形成的脑洞,嘛小学生文笔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一只兔子,它咬扯着我的裤腿,好像想把我拉到什么地方去,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好在雷狮今天心情好也没有管这兔子太多,就任由他把自己拽到一个荆棘弥步的地方,他还害自己的裤子破了个洞

雷狮蹲下来提起它

“说吧,想怎么死?”雷狮凶神恶煞的表情丝毫没有吓到小兔子,兔子摇了摇摆了摆就像个小球一样滚到了地上,那一双水蓝色的大眼睛盯着雷狮看,过了半分钟兔子突然开口道

“雷狮,拜托你,帮帮他”

等一下现在兔子都成精了?怎么还会说话

兔子很不屑的瞟了一眼这个像是没见过会说话的兔子一样的人:“你没看过童话书,童话里的兔子都会说话好不好?”

喂喂喂,你那什么眼神,你雷大爷你还敢这样看?以及,这哪里是什么童话世界,还有我怎么想的关你什么事啊训我,就不怕我把你炖了。

兔子没有理会雷狮的心里话,只是平静的顺了顺自己的毛:“话已经说到这了你还不去?”兔子用自己的爪子指了指门。

“我要去干嘛,你不知道我是很忙的吗?”雷狮很不耐烦的转过了头打算走人。

靠,这该死的兔子,不对这哪是兔子,这分明就是怪兽啊

雷狮看着面前巨大化的兔子在心里默默吐槽

“你不去那我只能强迫你去了”说着兔子像拎小鸡一样拎起了雷狮丢到门里面:“除了你真的没有人能去了”

我是谁我在哪

刚刚经历了剧烈翻滚的雷狮这么想到

雷狮爬起来看了看周围,映入眼帘的是无尽的荆棘,密密麻麻的缠绕着什么,还有……眼睛?

可被那只兔子害惨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我有一位母亲,但是她死了”熟悉的声音传入雷狮的耳朵里,卡米尔?

“卡米尔,你在吗?”雷狮索性的呼喊着他弟弟的名字

“卡米尔……?”雷狮看见身前那个瘦弱的身影跑向远处的门

“喂,卡米尔,停下,我是雷狮!”雷狮断定那个身影就是卡米尔,但是不管他怎么呼喊卡米尔都不会答复他,甚至连头都不回

这家伙怎么回事啊?雷狮看见卡米尔进入门顺带门还锁了

啧。

雷狮边敲门边大喊

“卡米尔,你连你大哥的话也不听了吗?”没有人回应,整个空间安静的可怕

就在这时耳边又想起了熟悉的声音

“我很讨厌我自己,如果我不在也许母亲现在还活着”

啧,这家伙。

雷狮他干脆不管卡米尔了,开始朝中心走去

所以说,这片荆棘里到底有什么?

雷狮用手碰了碰经济

“滚开!”是卡米尔的声音

随即他看到了卡米尔的记忆

哈哈,这家伙就是私生子,还真是污秽的存在

就是,像你这样的家伙怎么还会存在于这个世界

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母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卡米尔好像有点被激怒,双手握紧成拳,一拳打上去:“不许你这么说我母亲!”但他只是迎来更激烈的拳头

你这家伙还敢打我?

是的,他不仅承受伤痛,还有心灵的创伤

卡……米尔……

一帆风顺长大的雷狮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所以他很郁闷,郁闷到不知所措,卡米尔,他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
emmm。。你们就当作小学生想要描述一个故事就好了,毕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更好的去写一个文,就是白学了七年的语文,大概就没什么想说的了,能看,就看吧…………

(嘉瑞)

★睡不着觉随便糊的
★小学生文笔
★很短,很短,很短
——————————————————————————————————

“诶诶,你知道吗,听说第一名的嘉德罗斯喜欢第二名的格瑞哦!”
“欸,真的吗?可是我感觉格瑞和今更亲近一点诶”

嘉德罗斯喜欢格瑞,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凹凸星。

“嘉德罗斯大人,这个消息,要不要去阻止传播?”祖玛仍然是关切的问

“不必了,随那群渣渣怎么想好了。”嘉德罗斯自己心里很清楚,他对格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也许自己只是喜欢跟格瑞打架好了,说不定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但是就算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场,也无济于事,反而这种情感越涨越大完全无法压制,特别是看到格瑞和金呆在一起的时候,心,会莫名奇妙的难受。为什么,你跟那个渣渣在一起笑得那么开心,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呢?

这天嘉德罗斯再次前往凹凸大厅找格瑞,看到的仍旧是格瑞和他的发小一起聊天啊什么的。

“啧。”嘉德罗斯很是厌恶的快步走过去,一把推开金:“渣渣你就不能离格瑞远点?”

“嘉德罗斯你干什么?”格瑞见势赶紧把金拉回来并护在背后

“你就那么喜欢和他在一起吗?”

“与你无关。”格瑞依旧是这样,依旧是这么冷淡的回答他,你信不信他一走格瑞就立刻和他发小有说有笑的了。

嘉德罗斯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嘉德罗斯大人……”

“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我可是人造神,怎么可能会被这种东西打败?

但嘉德罗斯还是错了,每当他看见格瑞和金在一起的时候,心就会更加难受,这种感觉就不段叠加,知道他自己也无法去阻止。

格瑞,如果我是那个渣渣你是不是就会望着我笑了呢?

格瑞,你真的看都不肯看我一眼么?

格瑞,我对你来说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么?

格瑞……

就这样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有一天嘉德罗斯伤害了金时,格瑞则主动过来宣战了

“格瑞,终于燃气斗志了啊?”一句话,一句强者所说的话,本应该是铿锵有力的声音,却显得软弱无力。

在战斗过程中双方几乎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特别是嘉德罗斯,不只是肉体的伤害,还有心。

嘉德罗斯一跛一拐的走向格瑞,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流下了眼泪

格瑞,我好痛

——————————————————————————————————————
emmmmm。。凑合着看吧。。。。

站tag抱歉。
再说一遍莉爹的是雷安不是安雷
请尊重她。

一个文

是关于幼儿园嘉和上班族祖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
————————————————————————————————————————
嘉三岁看着身边的小伙伴(渣渣)都离开了,就连格瑞和那个渣渣都被凯莉接走了,心里很不舒服,玛格丽特什么时候来啊……

于是小螺丝呢,就坐在门卫室,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电话号码,仍然没有人接,大冬天的,又是晚上,自然会让人觉得冷,可小螺丝像个没事人一般,就坐在门口静静的等,静静的等那个早就不存在的人来接他:玛格丽特会来的,上幼儿园第一天就跟我拉过勾的,她不会骗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人去接他,他生气的抱住了自己的腿,也不止是因为生气,还有难以忍受的寂寞和黑夜带来的恐惧,但是小螺丝仍然努力的憋着眼泪,都委屈成一个球了。

晚上九点,正好到了祖玛下班的时间了,她打算回家赶紧冲个热水澡睡觉,当她买好宵夜准备走的时候,看见了凹凸幼儿园门口那个委屈成球的小螺丝。

这个孩子,好眼……祖玛还没思考完就被扑过来的小螺丝搞得个措手不及。

不是,我?????

“玛格丽特你个骗子,说好来接我的!”小螺丝抱着祖玛的腿喃喃道

玛格丽特?安莉洁好像跟我提到过,说我跟她很像的?但她前几天好像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来着?所以面前的是他弟弟?把我当成她了?

面对一个小孩子,祖玛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但他这么哭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是不知道真相,也许是选择性失忆呢……

想到这里,祖玛最终选择帮小螺丝擦拭眼泪,并且让他跟着自己,反正这么做,也不会亏,也没有那么寂寞了

祖玛勉强对着小螺丝笑了笑说了声对不起,并且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小螺丝身上:

下次不会这么晚了,回家吧。

然后就牵着小螺丝走了

————————————————————————————————————————
我别是个傻子吧…………

骗子。

★小学生文笔

分割线!!————————————————————————————————
嘉德罗斯呆若木鸡地看着面前三座墓碑,努力的抑制着自己快溢出来的眼泪

他还是忘不了,他还是恨着自己,恨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去到她的身边,明明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但是第二次他还是没能阻止,他恨不得一刀捅进自己的心脏,将那个东西戳个稀烂。

几个小时前,嘉德罗斯正坐在赤焰山上眺望着远方思考着什么,直到他发现自己的下属不见和远处的打斗迹象后他才察觉到不对劲,他准备立刻去救自己的下属,去救自己的她时,却被机关暗算耽搁了那么一点时间,即使他拼尽了全力赶到现场,却仍旧是晚了一步。

她,早就断了气,原本坚硬无比的头盔却碎了,零零星星的散落了一地,嘉德罗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依然认为她只是伤的太重昏迷了而已,抱起她,没有呼吸,就连那么一点温暖也慢慢消散……

他抱的更紧了,自己,好不容易能见到你,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说好了会永远陪着我的啊…………

那一天,所有参赛除了出现在赤焰山那边的参赛者以外,其他人都发现自己的排名往前进了一百名,是的,嘉德罗斯,这个人造人,堪比神的人,杀掉了所有伤害过祖玛的人。

嘉德罗斯看着这三座墓碑,缓缓的跪了下来,眼神黯淡无光:“你们,这三个,大骗子。”最终还是抑制不住眼泪号啕大哭了起来。
————————————————————————————————————
写的不怎么不要嫌弃

童年的女神…………飘姐那么好看,怎么没什么人喜欢她,喜欢飘姐的肯定不止我一个的对不对…………

我能怎么办啊,平板截图就是这样改不了啊